星图的历史(图)

来源: 局科技与质量监督处  时间:2011-07-21 08:57:36
  

  在文艺复兴的辉煌渐渐减退的时候,一位艺术家、哲学家及律师开始把天空的景象变成一幅杰作。1603年,约翰·拜尔(1572-1625)在德国的奥格斯堡出版了自己绘制的天体图《测天图》,其中包括描绘古代星座的48幅铜版画,还有一幅则画的是新发现的南天群星。
  在拜尔的笔下,猎户座是一个满面胡须、目光忧郁的男子,他举着大棒,像是在发出警报;水瓶座是一尊希腊雕像,他屈着膝,肌肉强健的身上裹着一袭飘逸的丝袍;金牛座则被拜尔描绘成了一头毛发卷曲、鼻头上星光闪耀的公牛。
  在拜尔之前,人们绘制的星图都是粗糙的木版画。这些木版画的焦点都在星座上,有时候上面根本就没有星星。拜尔并不是天文学家,但他还是仔细地安排了星星的位置,并且破天荒地用希腊字母标明了它们的亮度。他的星图是第一幅真正科学的星空图,更在其后的两个世纪中引来了众多的模仿者,同时也激发了一系列的改进和创新。
  发明星座
  从有历史的时候开始,人们就一直在仰望那黑丝绒般的苍穹,并在其中看到了与自己的生活和梦魇有关的影像。天空中肉眼可见的星星有大约6000颗(与银河系中的将近2千亿颗星星相比,这个数字微不足道),人们从中虚构出了狗、熊、猎人、女神、战车和怪兽的影像。在跨越各个大洋的各种文化当中,人们都把猎户座群星看做了一个男人,也都把天蝎座群星看成了一只蝎子。
  当代英国天文学家大卫·马林评论道:“星座在人类文化中的存在及其长盛不衰的事实反映了一种深层次的需要,那就是人们希望在看似混乱不堪的周围世界———其中也包括头上的天空———里找到秩序。”
  最早的天文学记录是苏美尔人在公元前3000年用楔形文字留下的,其中就有苏美尔人给一些古老星座起的名字。但历史学家们相信,人们开始命名星座的时间可能比这还要早上至少1000年。经过腓尼基人的传播,星座的说法流传到了希腊,而希腊人又根据自己的神话传说给它们起了新的名字,如仙女座、仙后座、仙王座、英仙座之类。
  希腊人中也产生了最重要的早期星空绘图师(cartographer或ulanographer)——这个词来自希腊词语ouranos(天空)及graphein(描绘)。公元2世纪,克劳迪乌斯·托勒密记录了1022颗星星,并把它们分成了48个星座。从托勒密生活的亚历山大城所在的纬度无法看见天空最南边的那些星星。因此托勒密星图上的南部天空有一大片没有星星的空白。
  直到1595年,航行到远东的荷兰探险者才观察到了南天极附近的那些星星,星图上的空白才得以填补。拜尔首先出版了包含南天12个新星座的星图,那些星座多数都是以鸟类的名字命名的,比如巨嘴鸟座、凤凰座、天堂鸟座和火烈鸟座。
  拜尔不光在星图上加上了12个新的星座,还打破了1400年来托勒密在星座方面的权威。就像殖民者可以占领新大陆一样,人们也可以发明新的星座。1661年,荷兰数学家、中学校长安德雷斯·塞拉里乌斯(约1596—1665)发明了与巨蟹座相对的小蟹座。而约翰尼斯·赫维里乌斯(1611—1687)也不甘落后,他绘制了一幅星图来与拜尔竞争,在其中加上了11个星座,包括蜥蜴座、狐狸座以及雁鹅座等等。
  到约翰·博德(1747—1826,德国天文学家)于1801年绘制最后一幅大型星图的时候,星座的数目已经膨胀到了150个。身为柏林天文台台长的博德对星座情有独钟,几乎把所有有人提议过的星座都列了进去,而且又加了5个新的——包括印刷所座和发电机座。蒙高尔费尔热气球座是博德命名的星座中最有纪念意义的一个,它是对法国飞行家蒙高尔费尔的纪念,后者于1785年乘坐热气球飞越了英吉利海峡。
  除此之外,博德还在猎户的头顶和金牛的双角之间加进了一个新星座,名字叫做望远镜星座,那是为了纪念英国天文学家赫歇耳(1738—1822)1781年发现天王星(这颗星是博德本人命名的)。
  诺亚方舟
  德国律师朱利叶斯·席勒(1759—1805)还曾经重新“发明”过所有星座。1627年,他在拜尔的帮助下出版了《基督教星图》,把北部天空中的所有星座都变成了《新约》中的人物,并把《旧约》中的人物安排到了南天,还把黄道十二宫改成了十二位圣徒的名字。
  席勒给南天的大星座南船座安上了诺亚方舟的称号,并在“方舟”的小窗户里画上了一个面有忧色的诺亚。他把飞马座群星描绘成了天使长加百列,还给他画上了优雅的羽翼和卷曲的长发。
  不过,尽管基督教星图广受当时公众的欢迎,它却没有得到天文学家们的认可。英国博物学家约翰·希尔(1714—1755)在1754年建议对星座重新命名,名字来源都是那些最让人厌恶的东西,如蚂蝗、蟾蜍和蛞蝓之类,这一提议也没得到认可。
  1930年,国际天文联盟终止了这一切纷争,最终永久性地把天空区域划分成了今天我们所知的88个星座。
  超越拜尔
  拜尔之后,星图变得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精确了。1690年,赫维里乌斯(1611—1687,,波兰天文学家)出版了一本星图集,其中包括56幅精美的巨幅雕版星图。赫维里乌斯是一位波兰酿酒商的儿子,他用家族的收益在家乡格但斯克建起了一座精心构筑的天文台。作为17世纪晚期最活跃的天文学家之一,他根据自己更为精确的观测结果绘制星图,胜出了拜尔一筹。此外,他不像拜尔那样从世人仰望星空的视角来绘制星图,而是把星座分布在一个球面上。
  拜尔做过一件古怪的事情,那就是把许多星座画反了。举例来说,他把托勒密星图中猎户右肩上的星星放到了左边。英国的第一位皇家天文学家约翰·弗莱姆斯蒂德(1646—1719)发现了这种毫无必要的混淆,并在自己的《天体图》中做了更正。他的天体图出版于1729年,当时他已经去世。
  弗莱姆斯蒂德的天体图收录了3000颗星星,并在位置的精确性上胜过了赫维里乌斯——尽管他在艺术方面似乎略有逊色。
  70年后,德国天文学家博德为星图时代做了个总结,出版了大型的星图,其中包括17000颗星星和2500个星云。《星图》于1801年出版,其中收入了一些肉眼看不见的星星,并第一次在星座周围划出了疆界。
  1875年,弗雷德里希·阿格兰德(1799—1875,德国天文学家)出版了一本令人瞠目结舌的星星目录,其中有32万5千颗星星,但却没有哪怕是一幅图画——星图时代已经终结了。不久之后,把星星编组成星座就成了一件怪异的事情,其中的考古学意义远远超过了天文学意义。天文科学日新月异,描绘星星的艺术却已繁荣不再。
  
  

  (作者:刘子刚 来源:中国测绘报)

打印推荐给朋友】 【 关闭
【相关链接】
主办:吉林省测绘地理信息学会 网站管理:吉林省测绘局管理信息中心
地址:吉林省吉林省长春市新发路716号 联系电话:0431-82708895 82727917
技术支持: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